【信用研究】对法律意义上社会信用概念的认识
日期: 2018年11月07日 16:28:49 来源:

近年来,为了加快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国家和地方都在积极推进社会立法工作。北京市作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起步最早的省市之一,对社会信用立法也开展了研究工作。从法律上对社会信用概念的认识,是信用立法的核心基础,关系到信用立法的目的和调整范围,因而也是北京市信用立法研究的重点之一。

  一、社会信用的基本概念

  学界普遍认为信用是广义的、多层面的概念,包括道德层面和经济层面。关于“社会信用”概念的界定,目前学界没有形成共识,有的学者强调其经济学意义,有的则更注重其伦理学和社会学意义。

  综合各种学界的观点,社会信用是广义的信用概念,主要包括道德层面的信用和经济层面的信用。道德层面的信用对应的是诚信的概念,反映的是社会主体遵守道德准则的状况,体现的是道德品质、文化修养、精神素养、文明程度,属于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范畴,是伴随着社会制度的演进和文化的积淀逐步培育的。经济层面的信用反映的是社会主体在广泛的经济活动中履行法定义务、约定义务的状态,涉及生产经营、就业执业等社会经济生活各个领域;同时,又包含了以金融负债等信用交易为主要内容的信用,一般被认为是最狭义的信用,对应的是“征信”的概念,反映的是履行还款义务的能力和意愿。

  二、我国政策体系下的社会信用概念

  自2002年党的十六大报告提出“整顿和规范市场经济秩序,健全现代市场经济的社会信用体系”至今,国家政策文件对社会信用体系内涵的表述不断丰富。

  2003年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形成以道德为支撑、产权为基础、法律为保障的社会信用制度,是建设现代市场体系的必要条件,也是规范市场经济秩序的治本之策”。2007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若干意见》提出“社会信用体系是市场经济体制中的重要制度安排”。可见,这一时期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主要从属于经济范畴。

  2011年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把诚信建设摆在突出位置,大力推进政务诚信、商务诚信、社会诚信和司法公信建设,抓紧建立健全覆盖全社会的征信系统,加大对失信行为惩戒力度,在全社会广泛形成守信光荣、失信可耻的氛围。”2014年6月,国务院《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明确提出“社会信用体系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社会治理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以法律、法规、标准和契约为依据,以健全覆盖社会成员的信用记录和信用基础设施网络为基础,以信用信息合规应用和信用服务体系为支撑,以树立诚信文化理念、弘扬诚信传统美德为内在要求,以守信激励和失信约束为奖惩机制,目的是提高全社会的诚信意识和信用水平。”可以看出,社会信用体系已经突破了经济范畴,扩展到了道德伦理、社会治理的范畴,具有市场经济和社会治理双重属性,既包括诚信道德内化于心的主观约束,也包括外在的制度约束,成为了面向全体社会成员的制度约束和道德规范。

  三、法律意义上的诚实信用原则

  诚实信用原则被奉为现代民法的“帝王条款”。有的学者认为“信用”就是“诚信信用”,简称“诚信” ;也有学者认为信用体现的是经济关系,诚信体现的是道德良心和人格,属于意识形态 。

  法律意义上的诚实信用原则是个舶来品,虽然是以社会伦理观念为基础 ,但不是源于我国传统意义的道德诚信,而是源于西方社会在契约论基础上的规范准则,具有法律的约束力,用以保障社会主体受到契约的限制,是道德规范法律化的产物。美国学者富勒认为“道德有两种存在形式:一种是愿望的道德(morality of aspiration),另一种是义务的道德(morality of duty)。显然,我国传统的道德诚信是愿望的道德,内化于心才能外化于行,强调的是“修身”、是内心的自我约束,一旦失信虽然可能会受到亲朋的鄙视、内心的愧疚,但不会在社会活动中受到太多的限制与惩罚,因而在熟人社会中可以发挥调整功能。西方的道德诚信则是建立在契约基础上普适性的制度规范,是社会得以存续的基本条件,成为人们从事社会活动的基本准则。

  四、法律上信用权的信用概念

  多年来我国一些学者积极推动在民法中确立“信用权”,虽然对信用权的性质、特征、保护规则等还存在很大争议,但对信用权所涉及的信用概念基本形成了共识,普遍认为信用是指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的经济能力和履约行为所获得的社会评价与信赖。

  信用权之所以与经济范畴的信用概念相联系,是认为信用权属于人格权与财产权的混合性权利,主要表现为无形财产权;设立信用权的目的是保护权利主体获得融资、商品与服务的利益不受侵犯,确保良好的综合经济评价转变为财产上的利益,信用权一旦受损,必然发生将来财产的损失。

  五、对法律上的社会信用概念的认识

  通过以上研究总结与分析,从法律角度对社会信用概念的界定,应该更侧重于经济层面的信用,这主要出于以下三个方面的考虑:

  一是社会信用体系是市场经济条件下重要的基础设施,信用管理与服务活动主要发生在经济生活领域,商业欺诈、逃废债务、假冒伪劣、围标串标、虚报材料、骗保逃税等社会治理的重点失信问题也主要集中在经济领域。信用实质上反映了社会经济关系,体现为债权与债务等经济层面的权利与义务关系。

  二是社会信用具有人格性和财产性双重价值。社会信用治理仅仅依靠诚信道德文化宣传与教育是难以奏效的,必须具有可执行性的信用管理制度规范,借助于信用的无形资产属性,主要发挥商事活动的奖惩机制作用,使失信者会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与制约,提高失信成本,最终也是表现为财产利益的损失。道德规范的抽象性很强,评价标准具有不确定性,只有在转化为法律规范后才能根据具体情况明确信用责任与义务,才具有实施信用管理的可操作性。

  三是经济层面与道德层面的信用是彼此联系的。通过经济层面的信用所建立的信用管理制度和失信惩戒机制,形成有力的外部硬约束,来培养社会主体守法履约习惯,培育道德理念和诚信文化,启迪觉悟,触发人性尊严、得到社会认可的本能需要,引导自觉的诚信行为,起到信用治理软约束作用,从而在经济利益、人格利益的共同驱动下,打造诚实守信的市场经济社会环境。

  为此,社会信用是社会经济生活各领域社会主体间信任关系的总和,反映的是具有完全行为能力的社会主体在诚实信用法律原则下履行法定及约定义务的状态和经济能力状况的社会评价。

相关新闻